仍然采取白人演员出演本该由当地人出演的角色

2017-04-02 08:01

“洗白片”的标签化

四平八稳不出岔子地讲完一个故事,是一部电影的本分。演员、台词、拍摄手段都应当为这个故事服务。大局部影评人对张艺谋是比拟认可的,他们否认张艺谋的艺术蠢才,尤其是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揭幕式令不少美国人印象深入。但在故事自身气虚体弱的情形下,强行灌下刺激视神经的猛药,对良多人来说有主次倒置的不快感。所以只管电影的画面设计,颜色处置,拍摄伎俩都极其震动,这也成了被批评的一个部门。影片花了过多的画面讲述如何备战,所以战斗场面上的着墨漫长轻易让人开小差。这样的视觉冲击足够强盛绵长,但也不免令人疲乏。这同样是故事的衰弱所造成的短板。

视觉手腕应用大于故事件节

片子上映前美国对于《长城》的最大消息点莫过于《长城》是一部“洗白片”(whitewashing movie)。所谓洗白,是指电影的故事场景设置在非白色人种地域时,仍然采取白人演员出演本该由当地人出演的角色。如2010年的《波斯之王:时之刃》,预计2017年上映的《攻壳灵活队》。洗掉本人的白色肤色出演,洗不掉的是白色肤色的自卑感。应用肤色来取悦观众,这样的批驳也鞭挞到《长城》身上。张艺谋不得不露面专门说明马特·达蒙的角色设计打根儿上起就是白人,不存在用白人表演中国人一说。

不外对《长城》魔幻游戏般的大局面,不少一般观众评论,搭配爆米花无脑地看看场景,也着实挺不错。